脑洞神马的

记录完结的脑洞~😄

【原耽】情不知所起4

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正轨,对于小学弟们为什么不来找自己玩了,老范云淡风轻,萧潇看不出什么,更不敢挑明了问。她和周洛陈私底下见过几次面,唐岳尧似乎也没怎样,还是按部就班的过着日子。用周洛陈的话说,“老实得让人有点揪心”。两个当事人好像没事,萧潇和周洛陈却是提心吊胆的过了好一阵子。

范天南有时也会想小学弟们,尤其是唐岳尧,也想问问萧潇还追不追周洛陈,不过每次都只是想想就算了,他无法消除那颗种子,但可以避免它生长。林小逸几次要给他介绍女朋友都被他以没时间挡过去了,宋阳也还总是跑去陪女朋友,把高数社丢给他……一切都好像从没改变过,范天南却觉得好像有什么已经发生过,让他觉得现在本来正常的日子有种曲终人散后的淡淡悲凉。

而唐岳尧越来越沉默,偶尔会邀周洛陈和谢文喆出去喝点酒,却还是什么都不说。连一向没神经的谢文喆都觉得有些不对头了,唐岳尧的表情根本不是他熟悉的沉稳,而是说不出的一种灰暗压迫的感觉。“老唐怎么了?”他偷偷问周洛陈。周洛陈摇摇头不说什么。谢文喆知道他们不愿提也就不好再问,只是卯足了劲的耍宝逗他们。唐岳尧笑得极淡,谢文喆一肚子疑问担心,想来想去不对头,又单独找周洛陈问,也没个结果,这可把直脾气的他闷坏了。

但过了两三个月,唐岳尧倒好像慢慢好起来了,仍然是以前一样有说有笑,谢文喆笑他是不是每年总有几天的生理期,唐岳尧打着哈哈混了过去,周洛陈也渐渐放下心来。谁心里没个初恋呢,过去也就过去了。

唐岳尧也觉得有点奇怪,开始时的难受纠结到想要嘶吼想要哭出来,慢慢竟也过去了,打开电脑,层层相套的新建文件夹里只剩了一张照片,怎么都舍不得删除,却也不敢再看。

周洛陈只在老范有课的时候去“原野”,买了书就回来,生怕遇到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校园很大,文理各自半边天,直到范天南和萧潇毕业,倒是没再遇到几次。遇到也是打个招呼就过去了,范天南有次回头,看到唐岳尧匆匆回过头走开了,心里有点疑惑却也就这么过去了。

毕业招聘会范天南和萧潇都没参加,直接回了母校,两人实习时就跟岳阳市三中签了协议,校领导对萧潇这个活泼聪慧的年轻人很是满意,而范天南的博学稳重也很受赏识。

上班没几天,就有前辈老教师来给说媒,家里也催两个人定下来,却不过情面见了两次,萧潇大呼无聊,范天南也觉得头大。

“要不咱俩凑合凑合算了……”范天南说。

萧潇白他一眼,“说好的三十呢?!”“哈哈……你啊!”范天南揉她头发,“看上谁了?”“嘿嘿……你看那个谁,那个陈嘉善不错吧!”“……说好的周洛陈呢?”“滚(ノ`Д)ノ”萧潇踹他,心说要不是你给我出个幺蛾子,当时还真说不准就成了呢!

“你以前喜欢成熟型的吧,怎么改口味了?改喜欢嘉善这种多动症儿童型了?”“养成系也不错啊~~”“我去——我还是备课去吧……”范天南受不了了,心里有个影子一晃。

见了几个都没成,范妈妈就有点着急,自家儿子工作稳定,性情又好,怎么就没姑娘看得上?以前希望萧潇能嫁自家来,可是两个孩子都没那个意思,家长也没办法。“天南啊,上次那个建委的姑娘不是挺好的?长的大方,说话也利落!”“妈,”范天南无奈的笑笑,“人家要求高,要上进的。”什么班主任级主任副校长校长的成长路线还真不是他的风格。“那医院那个姑娘呢?”“……妈,别担心了,您儿子这么好,大不了以后找个仰慕大叔的小女友嘛!不急不急。”范妈妈捶他几下,“臭小子!”类似对话不止一次,每次都不了了之。

范天南太淡泊,既没有高远的追求,又不会对女孩子献殷勤,也不想凑合,就这么一年一年拖了下来,已经成了学校里的老大难了。连校长偶尔也会问一句:“小范,谈了吗?抓紧啊,别拖咱们学校后腿啊!”

而范妈妈的唠叨也变成了:“你看看人家萧潇都找着了!你们学校还有没结婚的女老师吗?”“你看看萧潇都结婚了,我看那小子不如你知道照顾人,萧家妈妈还是觉得你好呢。”“你看看萧潇都添孩子了,你呀……”范天南也都只是无奈的笑笑,过了最初几年,来说媒的也渐渐少了,现在范妈妈的目标都已经延伸到离过婚的了。

范天南教学成绩好,脾气好,在高数和生物领域带的学生社团也都很出色,参加国家级比赛也屡有斩获,唯一瑕疵——未婚。萧潇也给他张罗过几次,但看他不甚热心的样子,就担心是不是还放不下唐岳尧或是对女生没兴趣了。实在不行,要不给他介绍个男生试试?如果真是这样,那当初还不如就让他和唐岳尧成了呢。

八月十五团圆节,一家子团团坐了一桌,范爷爷忽然说,“唉,我这老头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看见重孙子啦!”一家子人赶紧安慰老人,老人拍拍桌子:“我以前就觉得孙子好,现在,咳,不是男女都一样了嘛,有个重孙女也好啊!”“爷爷我尽快,一定尽快啊!”范天南赶紧表态。

老爷子看看他,“我看电视上说什么男人跟男人也能结婚的?”一家子都惊呆了,老爷子也太与时俱进了,以后乱七八糟的电视节目不能让老人家看了。“爸您说什么哪!”范妈妈哭笑不得。“要是南南不愿意找姑娘……找个小子作伴也行啊……”

“怎么可能呢!天南,你说话啊……”“……”范天南恍惚了一下,赶紧说,“爷爷您别瞎想啦,电视上净胡说是为了叫人看提高收视率的,别信那个!”“上次我听萧潇妈妈说那孩子看的什么讲这个的书?”范妈妈已经打算跟萧家绝交了。范天南立刻想给陈嘉善打电话叫他好好管管自己老婆,都是孩子妈了还疯疯癫癫的,在自己家普及“不能歧视同性恋”,陈嘉善居然还很支持她。

一顿饭吃得真是混乱,老爷子最后还总结一句:“我不管,你找个伴就行!”范爸范妈脸都青了。

范天南跑到萧潇家把她拎出来,“你搞什么鬼?跟我爷爷说什么了?!”“啊?”萧潇正在洗衣服,手上还沾着肥皂泡,摸不着头脑,“范爷爷怎么了?”“……”范天南语塞了,“……你在你自己家搞搞运动就行了,不用普及到我家去吧?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了再吓着!”“……什么啊?”萧潇还是不明白,“我吓唬范爷爷干嘛呀?!”

陈嘉善跟出来了,“呃,你是说上次我妈买菜遇到老爷子遛弯,跟老爷子抱怨萧潇在家胡闹的事吗?”“咱妈跟范爷爷说什么了?”“就是你跟她普及的那个同性恋不是病的事嘛。”

萧潇脸色变了变,“哎呀,我的个天……”这都什么跟什么啊!“范爷爷没事吧?”

“没事才怪!”世界观都颠覆了好吗,今天都跟他说不喜欢姑娘就找个小子了。

“你没事吧?”萧潇看看范天南疲惫的脸色,“对不起啊,我跟我妈说不叫她乱说话了。要不我去跟范爷爷解释解释?”

“算了,千万别!”范天南又吓一跳,“我的大小姐就此打住了啊!”刚想走又回头用手指点点她,“离我爷爷远点啊!”

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再说又不是我说的!”萧潇委屈的嘀咕。陈嘉善赶紧哄老婆,“没事没事啊,范哥还能真生你的气?你也知道为了范哥的婚事他家都着急了好几年了,赶明儿你给他介绍个对象就没事了。”萧潇心里又想起不知在哪里的唐岳尧,也没法跟陈嘉善说,闷闷不乐的回去接着洗衣服。


唐岳尧毕业后留在了南京一家文史类杂志社当编辑,慢慢的也有了自己的专栏作家,偶尔也会在开天窗时发几篇豆腐块。日子也就这样过去了。周洛陈考公务员以第一名的成绩留在了市委秘书处;谢文喆为了陪低两级的女友又留校读研,在吃货社混的风生水起;杜嘉正也被留校,一边读研一边带大一。偶尔也会一起聚聚,除了谢文喆倒都是光棍,于是谁也不提这事。父母不在身边,有时打电话也会问谈了吗,要求别太高之类的,但也不是逼得很紧。

周洛陈倒是想问问老唐不找女朋友连相亲也不去,是不是还想着范天南。但是现在再提这事也没什么意义了吧。有一次,他半开玩笑的试探唐岳尧:“给你介绍个男朋友?”唐岳尧不自在了一下,瞪他一眼,这件事就过去了。

交情再好,唐岳尧也没法说出自己只有看范天南照片的时候才会有反应的事,也许是压抑过度的后遗症吧,反正与其凑活还不如一个人轻松惬意。看过一些心理学的书,唐岳尧想大概自己是有些所谓的精神洁癖,也考虑过是不是去咨询治疗一下,毕竟同性恋不是病,洁癖过度可就是病了。

偶尔想想范天南现在生活是怎样的呢,听谢文喆提过他们毕业直接回母校当老师去了,现在应该已经结婚都有孩子了吧。想想就觉得自己应该不是所谓的痴情吧,只是还没遇到那种可以让自己再次心动的人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