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神马的

记录完结的脑洞~😄

【原耽】情不知所起3

范天南和萧潇请了两周的假。在家待了一星期,陪爷爷说话散步。老爷子还是常见的老年病,三高,见了孙子一高兴,精神了许多,一家子也都高兴。老人也知道孩子上学不能一直在家,反而劝着范天南和萧潇赶紧回学校去。

回了学校,范天南还是照旧高数生物两边跑,忙得不亦乐乎,只是给家里打电话更勤了。萧潇宿舍和林小逸她们计划圣诞节的活动,也居然忘了自己要追周洛陈的雄心壮志。

直到周六周洛陈去“原野书舍”,看到范天南正坐在墙角看一本《小津》。“嘿你小子回来了也不说声?”周洛陈敲敲桌子,“你爷爷好些了吗?”“……”范天南愣了三秒才从书里回过神,冲他笑笑,“好多了,谢谢你。”周洛陈觉得范天南这次回来好像更沉静了,也不再说什么,坐下来看书。

六点多一边聊着回学校,正好遇到唐岳尧从餐厅出来。唐岳尧突然看见范天南,愣了一下,那种相谈甚欢的气氛让他不想开口说话。“吃过了?”倒是范天南看见他,先开了口。“嗯,你们呢?”“还没,周洛陈你吃什么?我请。”“我先走了。”唐岳尧说完走了。“……你们家老唐怎么了?”范天南看看周洛陈。周洛陈想想,“还不是你啊大学长,大家都担心你爷爷的情况呢,回来了也不说声。”“啊……是我疏忽了!”范天南恍然,人家还发短信问来着,自己也忘了回,回来时班里同学都问,交代了一遍却忘了这几位小学弟。“明天我亲自下厨请客赔罪好吧?”“那自然好!”


第二天范天南叫了萧潇唐岳尧周洛陈谢文喆,用吃货社团的教室做了几个菜,谢文喆惊叹不已,直接就要拜师。范天南先跟几位小学弟赔了不是,看着唐岳尧的脸色好了起来,才松了一口气,放心的和谢文喆聊起美食经。聊了一会突然觉得不对头,自己对唐岳尧的态度在意的有些过分了……范天南只觉得自己肯定是被萧潇带坏了,正想着,抬头碰上唐岳尧有意无意投过来的眼光,心里砰的一下子像是个什么开关被触发,脑子有点乱了,赶忙若无其事地移开眼神。

范天南一向沉静,大家都没注意。唐岳尧正好转头和萧潇说话,没看清那一瞬范天南眼里的慌乱。

晚上仔细想想,范天南觉得肯定是近墨者黑,老听萧潇和林小逸她们念叨,自己多心了,对唐岳尧只是比较上心的朋友。而且就算是真的有些动心了,也是绝对要打住的。好哥们好朋友是一回事,其他的节外生枝对谁都没好处。


“关爱流浪动物”宣传照片的事也交给了社长林小逸。唐岳尧接到林小逸电话很是意外,“不是老范负责的么?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,“好的,我整理好给你送去吧。”

“那好,劳烦你了,后天大后天都行,下午四点到六点,生物社活动室。”林小逸打完电话只觉得心里砰砰跳,哎哟,帅哥单听声音脑补着也很带感啊。

“社长你新坑填多少了?拿出来接济一下姐妹们呗~”童瞳凑过来,她也是菠萝会的成员,“求投食~~”

“等一下再攒几章,心情好了说不定有肉吃哦~”林小逸拍拍她肩膀,当然是踮起脚尖。

童瞳一副垂涎三尺的样子,“社长大人请让我一辈子抱紧你的大腿~~这次老范是攻还是受?”

“喂喂,注意影响!”副社长庆安岁一脸嫌弃,“你们不要太过分了,哪有那么多同性恋帅哥给你们过眼瘾,又编排老范了是吧?不要糟蹋老范了好吗!这么好的男朋友样板,不赶紧追,还编排到男生身上,嘁——”也就老范好脾气,连他那个妹妹萧潇也跟着起哄编排他,他都不生气。什么菠萝橘子会的,女生神经起来真是不可理喻。

“哦唷,说的好有道理,我跟凌凌商量下哈。”林小逸拿眼角瞥她,一副华妃脸。

好吧,庆安岁沮丧地想。美术系女友沙凌凌是老范总攻的死忠派,之前有一次居然还画了老范攻自己受的写实素描,弄得自己好几天见了老范抬不起头。现在总算照顾男友心理健康,至少不在他面前提这些东西了。周震州的女友乔慧纳多好,从来不掺和这些离谱的东西;夏文元的女友平文文也是,还有……对了,连多晓的女友陈思明也是腐女,貌似比凌凌还晚期。

今晚叫连多晓出来喝几杯吧,庆安岁决定。

    

大一快过了一半了,新生们对第一次的圣诞新年游园会充满了热情,各个社团为了赚团费斗志昂扬,各种舞会、游戏更是表白和勾搭妹子的好机会。美食小屋、咖啡馆、谜语屋、鬼屋、电影院,各种宣传铺天盖地,高数这样的小众社团暂停了,成员有的忙班里的新年活动,有的陪女友秀恩爱去了;生物社几个腐女筹划了Cosplay表演,拉了班里几个颜值尚佳的男生友情演出,老范平时无所谓的,但现在心里有鬼,死活不去。萧潇拉不动老范只好自己跑去凑热闹。范天南刚稳下心神,避之唯恐不及,干脆不往班里去,倒是清闲了起来。

在宿舍窝了几天,平安夜这晚被舍长踹了出来,勒令要么带零食回来要么找个女朋友回来。出了宿舍区先碰到萧潇,又遇到了唐岳尧三个。“老范师父!”谢文喆大叫一声,范天南深呼吸,给出个平常的微笑,“你们也出来玩啊,班里没活动?”“都布置好了,用不着我们了。”周洛陈笑着说。旁边经过的女生“啊”了一声互相拽着跑掉了。“矮油这就叫倾国倾城红颜祸水啊!”萧潇小声说,脸红扑扑的。范天南心里想,“幸好这是没落到林小逸手里啊!”唐岳尧刚想说什么就绊了一下,低头看见鞋带开了,蹲下去系。范天南顿了一下,下意识的想等他,却被萧潇拖着往前走了。

唐岳尧系好鞋带赶上来,看到周洛陈搭在范天南肩膀上的手,莫名觉得一阵不舒服,难道自己还嫉妒周子跟老范要好吗?好笑的摇摇头。谢文喆在前面倒着走,手舞足蹈的说着高中的圣诞节,周洛陈靠在老范耳边不知说了什么。范天南笑起来,回头看看唐岳尧。唐岳尧也正抬头,对上范天南满含笑意的眼光,忽然觉得心里一跳,自己先吓了一跳。“嗯?怎么了?”范天南看他表情怪怪的,问道。

“没,没事。”唐岳尧定定神,“你们说我什么坏话呢!”“噗……”不说还好,一说萧潇直接笑喷了,捂着肚子挂在范天南身上,范天南也撑不住笑得倚着周洛陈。从没见过一向淡定的老范笑成这样,唐岳尧又愣了一下神。周洛陈也绷不住了,龇着牙向谢文喆使个眼色,“记得咱们那时候去偷橘子吗?”“噗……咳咳……”谢文喆立马笑呛了,“老大的裤子……”话没说完已经被唐岳尧勒住脖子。老范笑眯眯的看着难得脸红的唐岳尧和谢文喆扭成一团。

萧潇突然笑不出来了,老范那种温柔宠溺的眼光她很熟悉,可是现在老范目光追随的不是她,不是周洛陈,不是谢文喆,是唐岳尧。对她,老范是个称职的好哥哥,可是对唐岳尧,他又是什么?萧潇和宿舍的几个朋友都是菠萝会的写手画手,包括林小逸,从漫画小说她们揣摩过无数次的场景和情节,大部分都免不了争吵、抗争、沮丧,甚至生命。而她们也都知道,现实远比小说严酷。

范天南好哥哥模式只要靠近萧潇就自动启动,“丫头怎么了?”“没事啊!”萧潇抱住他胳膊,混过去,“饿了,先去吃东西!”“哎哎不去西门那家!”谢文喆混战中仍对“吃”字格外敏感。

打打闹闹说说笑笑过了个愉快的平安夜。晚上熄了灯,唐岳尧忽然又想起那个笑眼和翘起的唇角,脑海回放的镜头格外清晰,一时呼吸有些困难。“唐岳尧?你不舒服?喘气怎么这么重?”上铺全亚峰关切的问。“……”唐岳尧猛地回过神,“呃,可能……有点感冒。”“我这有药,白加黑。”舍长柯忠浩立刻起来找药。“……不用了不用了,我睡一觉就好了!”唐岳尧只觉得乱成一团了。“行啦,吃了药睡。”柯忠浩直接把水和药递过来,唐岳尧只好接过来吃了,这才被放过去。

睡意渐渐涌上,唐岳尧睡过去,一早起来还是没精神,只觉得万念俱灰,昨晚居然梦见老范,内容是萧潇喜闻乐见的走向。难道老听她说基友基友的被感染了吗?唐岳尧呆呆的坐在床边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脑子里有个声音说别想了,不能想他,可是却禁不住浮现相识以来的种种画面,脸上竟有些发热。

唐岳尧翘课了,手机响了几次被他关掉了,随即想起摆设大于实用的老范的手机,一个笑容渐渐浮起,却在中途破灭了。唐岳尧想自己真的完了,像是捅破了窗户纸,豁然明朗,大概已经回不去从前了。老范会怎么看自己?萧潇是腐女,可是那只限于二次元。周洛陈和谢文喆杜嘉正会说什么?爸爸妈妈那里也不可能接受这种事。可是“假装什么事也没有”或者“当做陌路人”这两个念头一闪而过,唐岳尧已经觉得心口一阵紧缩。

门被推开,周洛陈进来了,“你也不接电话,怎么了?饭也不吃了?”看到老友的脸,他吓了一跳,“老大你怎么了?脸色这么差,哪里不舒服?”唐岳尧连笑的力气也没了,“周子……”

周洛陈听他说完实在也不知该怎么办了,A片是一起看过的,对女朋友的憧憬也是交流过的,现在老友说对个男的动心了……“老唐,想开点吧,这事真不行!”光想想后果和影响就觉得可怕,他不能眼看着十几年的老朋友往坑里跳!

“你,别告诉他……”周洛陈点点头:“知道!”

周洛陈悄悄把萧潇约了出来。萧潇开始很兴奋,不过再单纯也不是真傻,总不会是要向她表白。不过听到周洛陈问她对现实中同性恋的看法时吃了一惊。“那个,其实大家都是闹着玩的,女生喜欢看帅哥跟男生喜欢看美女一样啊,电视剧里的女主还大都那么蠢。我们理解真的同性恋,可是人总得生活在社会上的,不能因为我们觉得好就要人家来承担压力和责任啊。不过,如果你已经下定决心为了真爱出柜,我一定会力挺你到底的!”

周洛陈表示——黑线……“你觉得我会看上谁?”

“唐岳尧吧,竹马竹马。”萧潇闪着星星眼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“谢文喆?我不觉得你对二货有偏好……”

周洛陈表示——只能同意……“那么……”

“你该不会说是老范吧?”萧潇斜他一眼,“那你平时隐藏的可够深的。”周洛陈笑笑没说话。

“其实你会找我问这个,那肯定不是你的问题,……唐岳尧吗?”周洛陈眼神里掠过一丝意外,萧潇意外的很敏锐,还是女孩子的直觉呢?

    “不否定吗?”萧潇笑的很无奈,唐岳尧有这方面的困惑,周洛陈会来找她商量,那另一方,八成是老范。萧潇觉得很头疼,以前完全没发现老范有这种倾向啊,难道是自己把他潜移默化了?萧潇忽然有了负罪感。

“你怎么看……这事儿……”周洛陈表情也沉重起来,“别告诉老范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唐岳尧……让他打住吧,不行以后少见面,慢慢就没事了……吧……”萧潇说的也没底气,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?如果他们知道彼此都有好感,那么事情会怎样发展啊,萧潇不敢想,平时菠萝会在学校的名声就是褒贬不一,还曾有老师找她们谈话。不说在学校,家里人那里,以后求职……越想越头大

    “……行吗,这样?”周洛陈想起唐岳尧跟自己说这件事时快哭出来的表情,那不是害怕,是不知所措,既然发现了就已经是事实了,要怎样才能尽快消除呢?

萧潇也快哭了,这不是故事里的人物,不是她可以随意掌控的。她不能说老范也动心了,那样会更麻烦,可是,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呢?就这样由外人决定他们两个人的感情……

不知是这个女汉子现在流露出的无助,还是目前共同阵营的气氛让周洛陈对萧潇产生了一种怜惜,他握住萧潇的手,“那么,以后尽量少见面,等一阵子看看!”

“如果,只是说如果唐岳尧坚持要出柜,你会支持他吗?”萧潇看看周洛陈,感到他的手一颤。

    “也许,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周洛陈说不准,他对这个没什么概念,但是如果老友真的爱上个男人,自己要支持他吗?“如果他坚持的话……”也许,会吧……到底怎样才是对他最好的生活?


    唐岳尧渐渐下定了决心,这样下去不成,他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。唐岳尧打开电脑删掉了那些种下最初种子的照片,但是最后一张,他终究还是留下了,把它放进一层又一层的文件夹里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