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神马的

记录完结的脑洞~😄

【原耽】情不知所起2

 二

      思量了半天觉得电话里说不清,还是第二天又来到西门等范天南,唐岳尧远远地看着那个身影走过来,莫名的有些紧张,忽然想起这个男生就是上次被萧潇拖走的那个,看来两人关系不是一般的好,不过肯定不是她男朋友吧。

      “呃,范天南同学是吧?”“嗯?是啊,你是……”“我是历史系大一的唐岳尧。”看来他对自己没什么印象了,莫名的有点小失望。“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一边说着把相机打开调出昨天的照片,“我报名参加了摄影比赛,昨天路过看到这个构图很好就拍下来了,当时就想问你的,可是你被萧潇叫走了,我想征求一下你的同意,我可以拿这张照片去参赛吗?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提到萧潇,而且这个人叫唐岳尧,范天南想了一下,“哦,你就是那天萧潇要交的朋友!”“……是。”“呵呵,这照片拍的很好看啊,虽然我不懂摄影。你觉得合适就用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太谢谢了,那你照顾小狗的时候我可以再来拍吗?”“咦?还要拍?”“多拍几张会有比较。”“呃……”范天南挠挠头,让不熟的人拍照总有点尴尬,不过都答应帮忙了。“那个……不行的话也没关系……”唐岳尧看出他有点为难,急忙说。

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范天南忽然爽快的说,“你随意吧,我只是怕我自己会不自然,要不你就试试吧。”“太谢谢了!我请你吃饭!”

      “那倒不用了。”范天南笑眯眯的说,“正好我们生物社有个关爱流浪猫狗的活动,你方便的话帮我们拍些可爱的小猫小狗做宣传照片吧。”“没问题!”唐岳尧一口答应。

 

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三天,唐岳尧一到下午就泡在校园里拍那些小猫小狗。跟街上的流浪猫狗不同,学校里有生物社安排照顾,这些小家伙看上去都很健康活泼,有几只跟唐岳尧混熟了还来蹭他的裤腿。到了五点左右,小家伙们就跑来西门聚餐,唐岳尧再来拍范天南和小家伙们的互动,有时萧潇也会来。

      范天南不是会让人夸漂亮或英俊的类型,但是五官端正,那种淡泊干净的气质会慢慢的渗透他周围的人事物,让人觉得安稳宁静,天蓝云淡。

      唐岳尧跟周洛陈和谢文喆从初中就是同学,脾气各不相同但十分投缘,高中虽不在一个学校但约好了报同一所大学,另一个死党杜嘉正也报了本校,却在专业分上考冒了,被北师录取了。腹黑的博学的犯二的各有其趣,以前他觉得有这几个朋友这辈子就够了,现在却觉得少了一个淡泊的——范天南。其实萧潇也是个很不错的朋友,女孩子却很爽快,一点也不扭捏。唐岳尧觉的来这个大学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周日答应了萧潇出来玩,唐岳尧约了周洛陈和谢文喆,猜测哪个是萧潇的目标,自己要不要帮她呢?周洛陈斜眼看死党的神色觉得今天不只是认识新朋友这么简单,八成在算计什么。

      约好九点在校门口集合,唐岳尧三人走过来老远就看到萧潇跟范天南正打打闹闹。萧潇一看见他们过来立马就安静了,貌似还往范天南身后躲了躲。唐岳尧有点想笑又忍住了,紧走几步给他们互相介绍,“生物系大二范天南,外语系大二萧潇;中文系周洛陈,政治系谢文喆,跟我一样都是大一。”边说边看萧潇的脸色,却没发现什么。范天南紧挨着她,唐岳尧说到周洛陈的时候丫头明显僵了一下,看来这回确实动真格的了。

      周洛陈笑笑和两个人打招呼,“学长啊,请多关照了。”这两天总听老唐提他们,今天见到,第一印象不错。“咱们去哪里玩?”

      “先去商业街再去美食街怎么样?”范天南晃晃手机说,“生物系镇系之宝第一件——优质店铺大全。”这个周洛陈看起来不错,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也喜欢萧潇啊。

      一边谢文喆刚想说这不就是上次那个女孩吗你来真的啊,就被吸引过去了,“什么宝贝啊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哪里衣服物美价廉,哪里东西好吃实惠,哪里能淘到好书,哪里修车子补鞋手艺好都整理出来了,喏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错啊,给我传一份。”唐岳尧拿出手机打开蓝牙。

      “哎呦学长还有什么都拿出来呗。” 谢文喆赶紧说。“就是就是。”周洛陈附和,有学长传功当然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  边说说笑笑边走,五个人很快混熟了,萧潇又恢复了假小子的本性。看的范天南心里一揪一揪的,这丫头到底还记不记得她自己在追周洛陈啊,这都快勾肩搭背喊兄弟了,赶明儿真成了兄弟你还得找我哭来。

      “嗯,萧潇挺讨人喜欢的,我就喜欢她这开朗爽利的脾气。”唐岳尧看他脸上都快写上“纠结”这俩字了,拍拍他肩膀说。

      “你喜欢不当事啊……”范天南嘀咕。“啊?”“呵呵,没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“说什么悄悄话呢?”谢文喆凑过来,“算计谁呢?”“哪能啊。”范天南讪笑,“那个,有什么需要买的?”“这边天真热,我买条运动短裤,老唐你呢?”“我表军训摔了,走不准了有地方修吗?”“正好,左手这条巷子第三家。”范天南抬头看见萧潇拉着周洛陈奔蜂蜜大麻花去了刚想叫他们,被唐岳尧一拉进了巷子。

      周洛陈随口跟萧潇聊着附近的小吃店,说了句不爱吃太甜的,就被拉到了一个小窗口前。“这家的蜂蜜大麻花外酥内软,也不太甜,老范也爱吃,你尝尝。”说着要了五根。周洛陈要付钱,萧潇不让,夺了两下,萧潇嗐呀一声,“麻烦死了,这个我请你,再有好吃的你请我好了,别婆婆妈妈的了。”周洛陈忍不住笑了,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回头招呼却发现另外三人没了。周洛陈心想好嘛原来是算计我啊,再看看身边萧潇正东张西望的找人呢。“搞什么啊,就这么两步路都跟丢了。”“呃,打手机问问吧。”周洛陈拿出手机拨号。“唐岳尧他们靠谱吧?我们家老范总是忘带手机要不就不开机,我都忘了这茬了。”萧潇也掏手机。

      唐岳尧大约也猜到周洛陈和潇潇还不熟,大约不会两个人逛去,老老实实报上位置。范天南有点失望。谢文喆倒是跟修表师傅聊得火热,根本没注意到两个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不一会儿就会师了,范天南还没解释,萧潇冲上来就掐他脖子,“你手机到底是干什么用的!!不是带了也开机了吗??为什么不接我电话!!”周洛陈刚才就看萧潇脸色不好,没想到她来个大爆发,也吓了一跳,心说这女孩够猛的。

      还是唐岳尧拉了萧潇一下,这才不情不愿的松手,范天南赶紧掏手机,六个未接来电……嗯,手机在静音上呢。一叠声的对不起,才换来萧潇一声“哼”,表示大人大量,饶他这一回了。范天南很想提醒她你男神跟这儿看着呐,怕她崩溃没敢说。

      周洛陈则瞄瞄唐岳尧,看的后者一阵心虚。

      作为朋友,唐岳尧是真的挺喜欢萧潇的,也觉得周洛陈会喜欢,但是升格为女朋友的话,他没什么把握。他们高中时都没交过女朋友,谢文喆倒是有过,但是找他参谋的话绝对没好事,唐岳尧心里叹口气,媒婆不好当啊。

      接下来倒是平安无事,逛的很开心。只是范天南觉得周洛陈有意无意的不跟萧潇直接接触。萧潇只认为大家都不太熟,完全没有在意。范天南心里又是一阵叹气,忽然觉得自己这到底是在担心什么,这是多想把丫头嫁出去吗?合适就在一起了,要是周洛陈受不了萧潇这样的女汉子,硬塞给他也白搭,还是得顺其自然。想开了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唐岳尧看他忽然一脸凝重,又忽地笑了,比之前脸色舒展多了,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了什么,有些好奇。“怎么了?”“没事。”范天南冲他笑笑。

      正好走到一家小书店,周洛陈想起来要买本书,范天南随口问了句“什么书”。“《追风筝的人》。听说不错。”“哦,那本啊,我买了电子版,你先看看觉得好再买吧。”“嗯?你看过了?”周洛陈有些惊讶。“嗯,觉得还不错,但对我来说还没有喜欢到买一本实体书的程度,内容我就不剧透了,”范天南笑笑,“而且这家店也没有。”“你还有其他书吗,推荐给我几本。”“行啊,回去发你电子邮箱里。”

      差不多到了中午,五人转战美食街,唐岳尧几个人来过一次,但这次有熟门熟路的向导就不一样了,哪家正宗,哪家实惠,哪家老板好说话,门清。

      吃完饭返校各自回宿舍,周洛陈猜到老唐这次是想给自己做媒,回来后又听谢文喆说萧潇就是那天说的女孩,就有些别扭,这是老唐拿自己当挡箭牌呢,还是那女孩搞迂回策略呢?不过相处那半天觉得萧潇脾气爽利倒是又都不像,想起她冲过去掐范天南的脖子,周洛陈就觉得好笑。那个范天南倒是挺对脾气,挺会照顾学弟的,生活学习经验传授了不少,而且说起书店头头是道,言语间能感觉到也是个爱书的,还约好了下次一起逛书店。

 

      心心念念要去逛书店,结果周二晚上就接到范天南邮件,说本周末去不了书店了,他们生物社吃货团有活动,还附上自己的课程表,问哪天有空。周洛陈的好奇心一下子被调动起来了,难道学校还有吃货社团?回宿舍研究了一下自己的和范天南的课程表,只有周五下午有空了。周洛陈回了邮件,跟范天南约好时间。

      第二天晚上吃饭时跟唐岳尧一说,也觉得有趣,尤其是谢文喆,本来就是不折不扣的吃货,这一说真是找到组织似的,非要去看看,当即就要给范天南打电话,结果是关机。想到昨天,几个人不禁又好笑起来,于是干脆去宿舍找。

      到了宿舍,范天南又不在,听说是学弟,生物系的学长都很热情,说范天南参加高数社活动去了,他是副社长,忙得很。关于吃货团的事,还给他们介绍了一通,但是这是生物社内部的,他们来玩可以,要一直参加的话就得先加入生物社,谢文喆马上问怎么加入生物社,找谁申请;唐岳尧和周洛陈互看一眼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  又陪着谢文喆找生物社社长林小逸申请,宿管阿姨听说找林小逸,就指指外头,“丫头参加社团活动去了,你们去生物系教学楼308找她吧,那是生物社的活动室。”

      三人又跑到生物系308,开门看到挺大的大教室里一屋子动植物跟热带雨林似得吓了一跳,有几个人看看他们又低下头各忙各的去了。一个长得小巧可爱的马尾女孩跑过来问他们什么事,大眼睛闪啊闪的。

      林小逸正指导大一新入社的成员制作常见植物标本,就看到推门进来三个帅哥,一下子就自动分类了闷骚攻、腹黑攻和二货受。兴奋地问:“你们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唐岳尧和周洛陈不易察觉的换了个眼色,觉得这女孩的眼神有点怪,谢文喆丝毫不觉,“同学,我想加入生物社吃货团,要跟谁申请?”林小逸看看他身后:“你自己?”“是,就他自己。”两人抢着说。

      “都进来吧。”林小逸笑着说,“我给你拿张申请表。童瞳……”一个瘦高个女孩跑过来。 “这是我们副社长兼吃货团团长——你告诉他怎么填申请表。” “好的社长大人~~”

      “你就是社长?林小逸?”谢文喆惊叫,怎么看这女孩都像大一新生,说是高一的也没人会怀疑,居然是社长?唐岳尧和周洛陈颇感意外,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啊。

      “范天南是你们生物社的吧?他不来吗?”唐岳尧问。

      “你认识老范啊……”林小逸忽然激动起来,立马脑内了,难道是那个攻受兼备的老范的CP?

      “……刚认识,还不太熟,偶然听他说起吃货团……”唐岳尧直觉有什么危险。怎么觉得这女孩眼睛亮的有点过分笑得有点诡异……

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今天主要是大一新生的活动,老范去高数社那边了。吃货团不定期,想发起活动可以申请。”林小逸按捺一下,心想回去要开新坑啊开新坑

      周洛陈本能的觉得离林小逸远点比较安全,趁着他们说话溜到一边去看墙上装饰的植物标本,忽然看到一幅用叶子拓印的画,脉络舒展,线条很漂亮,右下角的标签上写着名字——和弦,制作者是范天南。周洛陈有点意外。他朝唐岳尧一摆头,唐岳尧走过来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看这个,挺有意思的。”周洛陈示意墙上的画。

      “确实。”唐岳尧笑笑,看来这位学长还真是兴趣广泛啊。

      谢文喆正式加入生物社,唐岳尧嘲笑他其实只对能作为食材的生物感兴趣,周洛陈则拍拍他:“去开发一切生物作为食材的价值吧!”谢文喆不理他们,高高兴兴的计划本周末的聚餐派对要带个什么拿手菜。

 

      学校周围的小书店不少,大都是卖教辅材料考研书籍,兼复印讲义笔记和小抄,范天南直接带周洛陈去了另一条街的“原野书舍”。店长许云庭已经是老范的好朋友了,看到他马上迎上来,“哟老范,你朋友?”“嗯,周洛陈,来看看书。小周这是老板许云庭,咱们校友。”“随意哈!”许云庭向周洛陈点点头,又对范天南说,“进新书了,自己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周洛陈看到店里分了杂志区和图书区,图书区五六排书架,贴着类别,布置的像图书馆,居然还有“类书”的类别,仿线装的《酉阳杂俎》《广异记》给小书店增添了一丝神秘感,最后一面是新书区,靠墙一溜极简洁的桌椅。

      整个屋子面积不算大,但是整洁有序,几盆绿植摆放的恰到好处。新书区摆放着《动物精神》《细胞叛逆者》《玫瑰之吻:花的博物学》《汉字王国》《常识》《过度诠释》等书。周洛陈拿起一本翻翻,挺有意思。从对书的选择上也可以看出这个老板也是个有意思的人。

      挑了几本,周洛陈看范天南坐在墙边就走过去,范天南冲他扬扬手,是一本《看不见的城市》。“读起来觉得挺有意思的。”范天南笑眯眯的,那种爱书人发现可心的书时特有的满足感溢于言表。周洛陈也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一下午过得飞快,从书里抬起头已经六点多了,两人在校外买了饭各自回宿舍。周洛陈匆匆吃了饭,刚想躺床上接着享受新书,就接到唐岳尧电话,问他跟老范在一起吗,说萧潇找他。周洛陈告诉老友范天南已经回宿舍了,挂了电话继续看书,忽然想起萧潇,挺纤细的女孩,说话做事却是女汉子的豪爽,也是个有趣的人,跟老范一动一静,倒是相得益彰,有个这样的女朋友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  萧潇急着找范天南是因为范妈妈来电话了,说范天南的爷爷身体不好,想见孙子,让他回家一趟。范爷爷是老一辈的人,看重孙子,平时可着劲儿的疼宝贝孙子,连带着对潇潇也很好,重男,倒不轻女,萧潇跟老人家感情也很好。听到这消息也是很担心。

  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范天南就请假回家了,萧潇也跟他一起回去了。周末唐岳尧周洛陈陪谢文喆去采办吃货团活动要用的食材,突然觉得少了个萧潇冷清了很多,少了个范天南逛街都没多大意思了。“不知道他爷爷什么情况……”谢文喆在蔬菜区挑挑拣拣的时候,唐岳尧叹口气说。周洛陈沉默了一下说:“要不打电话问问?”忽然两个人都想起范天南的单机版手机,不由的一起笑起来。“你给萧潇打吧!”唐岳尧趁机说。“哎?为什么?”周洛陈瞥他。最终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  晚上唐岳尧回宿舍看了看手机,犹豫了一下,发了个短信“爷爷好些了吗?” 过了一会短信也没回。他打开摄影存档文件夹,对着范天南的照片出了会儿神,想想觉得莫名其妙,洗洗睡了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