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洞神马的

记录完结的脑洞~😄

(羽慕)逃情2

    硬受了鬼梁天下一掌,慕少艾一度以为自己必死无疑。纵然提前以药物强化了心脉,但鬼梁天下的功力又岂可小觑。喷涌而出的鲜血、随之消逝的力气和渐觉寒冷的身体让他叹息,逆天转命终是要付出代价,他从未后悔。


    但当慕少艾渐渐恢复意识,睁眼看到熟悉的落日烟的茅草屋顶时,“呼呼,赌赢了吧……”他不由的笑起来,心想,“祸害遗千年么……能活着,也不错……”


    屋外传来一下一下劈柴的声音很有节奏,慕少艾想朱痕见到自己醒了会是何种表情呢?虽然全身瘫软无力,但想到朱痕那张万年扑克脸上可能会有的变化,慕少艾心情大好,几乎笑出声。不料身体微微一颤,心口就是一窒,一股热流同时从口鼻涌出。“唉呀呀”尚未出口,慕少艾又昏了过去。


    朱痕进屋时看到的是满眼的猩红,吓得几乎打翻了手里的药碗,扑到床边点穴止血输功吊命,又赶忙把养血保命的药灌下去,直到半个时辰后慕少艾脉息渐渐平稳,朱痕才发觉自己正浑身发抖,自己差点看着慕少艾死了第二次。盯着老友熟悉秀雅的脸,朱痕总觉得他的唇角在笑,似乎随时会说出“呼呼朱姑娘莫怕莫怕,老友我可是九命怪猫……”呵,若是给他看到自己惊惶失措的模样,一定会愉快的这麽说吧。朱痕一手掩面呆坐床边。


    屋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和衣衫摩擦的声音,他心中稍定,该是素还真和皇甫笑禅来了。朱痕叹口气起身将二人迎入。嗅到血气看到血痕二人也是大惊。素还真忙诊他脉息,愣了一愣问朱痕:“慕少艾可是醒过?”朱痕惊道:“莫非我去煎药时……”三人看向床上毫无知觉的老友,都叹口气。素还真道:“死不了了!我们四人轮流守着,若醒了就先给他吃下这颗九转金丹。”“四人?”朱痕扫视一下屋内,便听见了屋外鹿王的脚步声。“那,羽人……”“先不要告诉他。勘魔在即,他无法兼顾。况且若给鬼梁天下知道海葬的药师是假,必又生事端。”


    慕少艾再次醒来,已是半月之后。轮值的皇甫笑禅听到动静与他对峙片刻,取过九转金丹喂入他口中。“唉呀呀真无趣。”慕少艾轻声叹道,“笑禅对药师归来不表示一下欢迎么?真是凉薄的坏朋友啊。”声音微弱几近于无还在胡扯,连守一天一夜的“凉薄的坏朋友”皇甫笑禅忍下送他五残之招的冲动道:“你现在心脉极脆弱,少说少动为妙。”有上次醒来时吐血的前车之鉴,慕少艾“呼呼”一笑安静下来。体内真气涣散难聚,经脉错乱不畅,动动手指的力气也无。看来要恢复之前的功体是无望了,药师心中估量,最好的情况是恢复到四成左右,且也不是一年半载便能的。


    门咔嗒一响,然后是扑过来的朱痕,“慕少艾你醒了!”“唷唷莫哭莫哭朱姑娘……”气血上涌,慕少艾强行把调笑的话和着血咽了回去,凝神调息。朱痕担心的同时忍不住默念一句“现世报”。“九转金丹已服下,你守着,我去叫素还真来。”皇甫笑禅化光而去,留下朱痕端详着难得安静的坏朋友,万年扑克脸上也有了笑意。


    不一时,素还真、泊寒波和皇甫笑禅一起赶来。“耶,好友,莫非你真是九命怪猫?”素还真一边切脉一边打趣老友。慕少艾本着“不吃眼前亏”和“秋后算账”的原则,笑的无害无辜。素还真扶他坐起道:“我助你调顺经脉,以后,就看你的造化了。你若乖一些,便好的快一些;若再任性妄为,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你不得了。你自己也该知道的吧。”“我知嘛。”慕少艾笑得眯眯眼,“朱姑娘,那以后就有劳你了。”俊雅俏丽的脸上眸光流转,却令熟知他底细品性的老友们心里一颤,后背发寒。


    其他三人忍不住同时望向朱痕,心想,“慕少艾你个麻烦精!朱痕你辛苦了!幸好不是住在琉璃仙境/悟明峰/残林……”嗯,确实是一群凉薄的坏朋友……吗?


    落日烟这一住便是三年了,命是保下来了,虽然气血严重亏损导致极度畏寒,时不时的还会体虚气弱,功体回复了也只有一成多。每日晒晒太阳种种药草逗逗朱痕弹弹铁筝,又有一干好友偶尔来访,慕少艾一如往日的逍遥自在。岘匿迷谷听说有屈世途不时上门照料,老鱼小孩都过得悠闲满意。每年忌日水边会有一碗米糊几枝鲜花,但从来见不到人。想也知道是九少爷嘛!慕少艾“呼呼”一笑,这不是很好么?相见不如怀念啊。


    羽人那里,听泊寒波偶尔提及也还是老样子,不知他这些心结要到何日才能解开。


评论

热度(5)